寄宿考研网
足球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产经新闻

新基建时代管理理论的数字化革命

2020-11-16 09:40智能家居网编辑:ysjjw.com.cn人气:


新基建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战略性,将加快经济的数字化转型,进而推动管理理论的数字化革命。围绕这一前沿话题,腾讯研究院资深专家、首席经济学顾问吴绪亮博士应邀在《清华管理评论》2020年第9期撰文《管理的未来:新基建时代的数字化革命》。

文章从竞争战略、商业决策、生产管理、市场营销、组织结构、财务管理等维度对数字经济背景下管理理论的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刻阐述,试图洞见管理的未来,藉此寻找通往智能商业世界的新路标。作者强调指出,管理者需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内外部条件,特别是资源要素禀赋相对价格的变动,去寻找最有效率的资源组织方式,这才是新基建时代企业管理逻辑数字化革命的最优路径。

精彩观点抢先看:

· 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众多“不确定性”中少有的“确定性”。我们需要对新基建时代管理逻辑数字化革命的方向作出趋势性研判,洞见管理的未来,藉此寻找通往智能商业世界的新路标。

· 单个竞争对手之间的零和博弈逐步让位于基于平台和数据连接的生态群落竞争,繁荣共生的数字生态共同体将成为未来商业主体之间的主要栖居和竞合形态。

· 商业决策正在从基于主观经验的滞后离散决策转向基于数据智能的实时连续决策,更多依赖客观数据和算法的商业决策将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连续函数的方式不间断输出。

· 新基建赋予了组织内外万物互联的连接能力和信息穿透能力,有助于降低组织内协调成本和信息传递成本,提高企业内组织结构调整的灵活性、应力和张力。

· 从国家角度来说,数据资产管理未来应是一国国民经济核算的重要内容,国家数据资产和国家数字竞争力的排名将超越GDP排名而成为最重要的国际竞争目标。

· 展望未来的组织形态,更有可能会是一个以新基建为底座、以连接为关节、以交互为感官、以数据为血液、以算法为神经、以平台规则为骨骼的庞大数字生态有机体。

从近两百多年来人类经济增长的大视野来看,无论是十八世纪中后叶的蒸汽技术,十九世纪的电力技术,还是二十世纪的信息技术,每一次技术和产业变革都伴随着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如铁路、公路、航路、电网、通信网、互联网等等),并基于此推动一轮又一轮的商业创新和经济繁荣。从蒸汽机到电力再到信息技术,它们共同的特征就是均为通用目的技术(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而非特定目的技术,因此,可以通过赋能经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来推动创新与增长。

当前二十一世纪正迎来以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为核心内容的新一轮通用技术和产业变革浪潮,战略窗口期百年一遇。在此背景下,中国提出加强5G、物联网、云计算、数据中心、超算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发展战略,旨在为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打造基础设施体系,为拥抱数字经济垒石筑基,这对于未来商业新版图重塑和数字竞争力提升具有战略意义。

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众多“不确定性”中少有的“确定性”。站在这个大变革、大机遇、大挑战的时代潮头,每一个商业主体都不得不去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理解未来的商业和管理逻辑,如何才能在数字经济新时代的市场竞争中持续保持优势。为此,我们需要对新基建时代管理逻辑数字化革命的方向作出趋势性研判,洞见管理的未来,藉此寻找通往智能商业世界的新路标。

1 / 竞争战略:从基于线性价值链的传统竞争范式到繁荣共生的数字生态共同体

企业传统竞争战略的核心是在一个特定市场中击败对手,为此,迈克尔﹒波特总结出低成本规模化、差异化以及聚焦化三大竞争范式。在传统竞争战略语境下,企业要想获得竞争优势,需要在纵向互补性的上下游企业和横向替代性的同行竞争者这两条线性价值链上实现成本更低、产品更优或更为专注。

随着新基建的持续推进和数字经济蓬勃发展,至少有两个重要经济特征对传统的竞争战略将构成深远影响。一个是“特定市场”的边界正在被打破,从而竞争对手越来越难以识别,基于算法、算力、数据等新基建关键要素的共享复用所带来的范围经济使得跨界竞争逐渐成为常态;另一个是单个竞争对手之间的零和博弈逐步让位于基于平台和数据连接的生态群落竞争,繁荣共生的数字生态共同体将成为未来商业主体之间的主要栖居和竞合形态。企业若想在未来立体化的市场竞争环境中获取竞争优势,必须从“单打”思维进化到“双打”乃至“多打”,在数字生态共同体中通过与生态合作伙伴的连接和协作来寻找到属于自己独特的价值网格。

正是基于数字生态共同体的理念,互联网领先公司都十分重视发展新基建,并尝试以此为“底座”去进行产业生态的搭建以及对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给予支持。比如,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腾讯与生态合作伙伴一起构建了一套“数字免疫系统”新型基础设施,为企业复工复产提供保障,并推出“数字方舟”计划,从降低成本、引流拓客、设立专项基金、技术开源等方面重点支持农业、工业、商业、教育、医疗、文旅等六大领域的企业增强发展韧性。作为新基建的产业配套,目前落地全国各地的云启产业生态平台涵盖了产业生态投资、产业加速器、产业生态培训、产业基地四大引擎,探索互联网平台与合作伙伴共生共赢、融合创新的商业竞争新模式,助力零售、工业、医疗、教育、金融和公共服务等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升级。

2 / 商业决策:从基于主观经验的滞后离散决策到基于数据智能的实时连续决策

正如诺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所言,管理的核心是决策,管理过程就是决策的制订和贯彻过程。或许可以说,人类自有组织以来的决策模式,一直都是高度依赖于管理者的直觉和滞后的主观经验,决策节奏也只能是一次次的离散行为。随着新基建重要组成部分的数据算法、泛在智能和“AIinAll”等战略在众多商业场景中不断应用落地,这种千年以来未曾改变的状况正在悄悄地发生根本改变,商业决策正在从基于主观经验的滞后离散决策转向基于数据智能的实时连续决策,更多依赖客观数据和算法的商业决策将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连续函数的方式不间断输出。

目前,新基建在商业决策领域产生的价值更多还仅是单点单环节突破。例如,在零售领域,京东智慧供应链解决方案覆盖“商品、价格、计划、库存、协同”五大领域,解决“卖什么、怎么卖、卖多少、放哪里”等商业决策;在金融领域,云智优保打造的人工智能保险服务平台将泰康人寿的核保决策效能提升了60%,核保结论预测准确率90%;在工厂管理领域,中国商飞的飞机尾翼复合材料检测业务,之前需要多位具有丰富经验的资深技术员通过数十小时的检测流程才能完成,而现在通过AI辅助检测系统,整个检测决策过程实现连续自动化,并且整体检出率大幅提升到99%;在客服管理领域,腾讯企点打造的“智能客服机器人”通过文本、语音、视频等方式,与客户进行多场景“全触点交互”,可以完成约85%的客服管理决策,并帮助企业构建知识库和客户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在能源、交通、金融等行业都获得了快速应用。

未来,商业决策的核心将是增强数字化连接能力,打通内外部“数据孤岛”,让数据在企业生产全过程、业务全环节实现融通,让算法决策内嵌在管理流程之中。在此基础上,增强网络集成能力和数据分析能力,以数据流带动和集成优化人才流、资金流、技术流和物流,最终实现基于数据智能作为核心驱动力的云端实时连续决策,提升资源配置能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当然,这个转变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进化博弈过程。特别是商业决策在标准化与自由度之间的权衡似乎永远没有定论,在极少数始终难以标准化、结构化、流程化且强不确定性的场景中,管理者基于主观经验的决策的作用可能始终是趋近于但永远不等于零,领导力模型也需要进行重构。

3 / 生产管理:从基于工厂制造的生产经济到基于平台引领的服务经济

在传统经济运转框架中,虽然需求侧和供给侧,以及供应链和价值链之间存在关联和互动,但彼此之间的影响是静态的、粗糙的。5G网络、云计算、物联网、超算中心等新基建有助于数据从需求侧(C端)到供给侧(B端)和政府侧(G端)、从供应链到价值链的贯通,打破人、机、物和服务的边界,从而实现生产管理模式从基于工厂制造的生产经济升级到基于平台引领的服务经济。

在新的生产管理模式下,一方面,企业可以实时动态地了解消费者行为和市场需求,甚至鼓励消费者直接参与设计,将其与柔性生产环节联动去精准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另一方面可以基于数字基础设施去搭建一套全生命周期的服务体系,并通过数据反馈不断改进产品设计和生产流程。此时,平台将成为商业基础设施,企业可以在这上面通过数据和算法去引领供需两端,实现制造业价值链和服务业价值链的双链融合。未来甚至连生产厂房和办公楼宇都可以通过类似微瓴这样的物联网操作系统,打通用户、电梯、消防、能源、安防等多个环节,助力实现智慧化和精细化的生产管理。

关于新基建对生产管理变革的影响,汽车制造可能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并且目前已经初显雏形。随着5G网络建设的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和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的搭建,未来的汽车制造越来越不会是一个孤立的生产环节,而是人、车、路紧密连接、智能协同的全场景出行服务中的一分子,甚至是未来智慧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人车关系、车车关系、车路关系、车城关系都将彻底重构,汽车将从一个封闭的小场所放大为开放的数字空间,成为社交、电商、资讯、学习和娱乐的重要平台。那么,传统的汽车工厂模式的生产管理则毫无疑问要升级为基于平台引领的出行服务经济大画卷。在此过程中,从“数字化助手”、“数字化升级的实施者”,再到“出行产业的共建者”,互联网平台和汽车制造企业、合作伙伴的合作模式也将越来越成熟。

4 / 市场营销:从传统的4P营销到全链路、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营销

新基建的推进将从三方面影响市场营销的基本范式:其一,从需求到供给、从生产到销售、从线下到线上,整个外部商业环境正在基于新基建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浪潮而发生根本性重构;其二,消费者需求、消费心理和消费者行为学都在发生重要改变,疫情进一步加速了用户不可逆的数字化转变,线上消费和社群消费的比重越来越大,线上多家比价、零成本转换将使得品牌忠诚度下降,需求个性化、社交化和多元化的趋势得到进一步加强;其三,效果广告、私域流量运营、直播带货、云会展等市场营销新工具、新方式、新能力层出不穷。

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营销变革的本质就是在变化了的外部商业环境下,用变化了的营销能力去更好地满足变化了的消费者需求,实现传统的包括产品、价格、渠道和促销的4P营销范式向全链路、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营销范式转变。比如,基于数字连接“工具箱”和大数据的中台能力,腾讯面向车企推出了“全生命周期数字化营销工具链”,包含企业微信汽车行业版、微信车主卡和乐销车社交平台等产品,帮助车企构建自己的数据中台,通过连接、全栈服务和智能数据中台去服务潜在用户,正是对市场营销新模式变革的探索。

此外,疫情的冲击加速了市场营销数字化革命的进程。比如,由于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春季广交会借助新基建的力量第一次从物理空间搬到了数字平台上,办成了一场独特的“云会展”。从线上展厅到智能展会、智慧场馆,再到远程交易流程再造,数字技术让会展这一古老的营销模式焕然一新,也让我们得以提前一窥数字化时代下的市场营销新形态。其中,直播带货这一数字化营销新方式也在广交会上彻底火了,2.5万家参展商都拥有自己专属的全天网上直播间,首日白天就有8000场直播,夜间仍有6000多场。餐饮企业西贝通过微信与企业微信的互通功能,实现旗下200多家门店的客户经理和9万多名顾客无缝连接,并借助小程序商城为顾客提供服务,疫情期间线上营收占到了西贝总营收的八成以上。贝壳网打造的“在线VR看房”功能帮助顾客在疫情期间也可以通过3D实景“云看房”,目前累计完成了369万套房屋的VR重建和超过6.6亿用户使用次数。红星美凯龙等家居装饰及家具商场也借助VR技术帮助用户可以足不出户逛门店和挑选家具。

5 / 组织结构:从集中式的科层组织到分布化、弹性化的网络组织

尽管有结构论、行为论、系统论等不同学派,但简单来说,组织就是多个个体所形成的具有共同目标的群体。理论上来说,由于专业化分工、交互记忆、组织文化等因素影响,组织内个体力量之和一定小于组织力量(或者说组织理性),否则组织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企业组织最重要的结构形态就是马克斯·韦伯提出的科层制(Bureaucracy),即权力按照职能和职位进行分工和分层的管理结构,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直线式、直线参谋式、事业部式、矩阵式、立体多维式、集团控股式等不同形式。此外,企业和市场是可以替代的,罗纳德•科斯在其《企业的性质》一文中对企业科层与市场交易这两种配置资源的主要方式进行了阐释,认为企业存在的条件是企业内部的协调成本低于市场交易成本。实际上,企业竞争的本质就是不同资源配置方式的效率之争。

新基建通过影响外部商业环境和内部协调成本等因素,正在对包括企业、社会组织和公共机构在内的各种组织形态产生深刻影响。组织内分工可以提高效率,但会提高协调成本,而5G网络、云计算、产业互联网等新基建则赋予了组织内外万物互联的连接能力和信息穿透能力,有助于降低组织内协调成本和信息传递成本。因此,新基建和数字技术可以极大地降低管理层级,拓宽管理幅度,并且使得企业内组织结构调整的灵活性、应力和张力都有很大提高,参与式管理越来越成为常态,从而推动组织结构从集中式的科层组织逐渐向分布化、弹性化的网络组织转变。

此外,新基建推动平台经济、分享经济等新型商业模式不断扩展,从而使得在企业和市场之间的组织形态越来越多。平台规则取代科层规则,资本互联变为生态互联,正规就业转向灵活用工,企业的组织结构在新基建和数字技术的涤荡之下越来越呈现出千万种复杂而更有活力的变化趋势。此次疫情期间,以腾讯会议、企业微信为典型代表的线上办公软件用户量暴增,远程办公和云端管理模式被按下快进键。展望未来的组织形态,更有可能会是一个以新基建为底座、以连接为关节、以交互为感官、以数据为血液、以算法为神经、以平台规则为骨骼的庞大数字生态有机体。

6 / 财务管理:从传统资产管理到数据资产管理

从数据感知、采集到传输,从数据计算、应用到存储,新基建带来的最显著变化无疑是数据量的快速增加。联合国贸发会统计了全球IP流量,发现1992年约100GB/天,到2017年就暴增至45000GB/秒,到2022年预计将达到150700GB/秒。据IDC测算,2010年全球产生的数据量仅为2ZB,预计到2025年全球每年产生的数据将高达175ZB。

2020年3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为五大要素,提出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由此可见,数据作为企业生产经营中间品投入的时候,越来越成为重要的资产。因此,随着新基建和数字化转型的进展,财务管理变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其重心将从资金、技术、固定资产等为传统资产管理拓展到数据资产管理。进一步地,从国家角度来说,数据资产管理未来也应是一国国民经济核算的重要内容,国家数据资产和国家数字竞争力的排名将超越GDP排名而成为最重要的国际竞争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数据都会成为企业的数据资产。按照财政部制定的《企业会计准则》,资产是指企业过去的交易或者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者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因此,加强数据的规划和管理、拓展数据应用和服务场景、高效挖掘和释放数据价值是企业未来财务管理的主要内容。但是,由于目前针对数据要素的市场交易机制还不健全,交易规模还非常小,因此其经济价值测算、定价机制设计和会计资产核算都存在很多问题需要逐步解决。解决的关键在于尽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因为只有竞争性的交易才是定价和核算的基础。

7 / 结语

综上阐述,新基建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战略性,将加快经济的数字化转型,并推动管理理论的数字化革命。具体来说,竞争战略上,将从基于线性价值链的传统竞争范式向繁荣共生的数字生态共同体转变;商业决策上,将从基于主观经验的滞后离散决策向基于数据智能的实时连续决策转变;生产管理上,将从基于工厂制造的生产经济向基于平台引领的服务经济转变;市场营销上,将从传统的4P营销向全链路、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营销转变;组织结构上,将从集中式的科层组织向分布化、弹性化的网络组织转变;财务管理上,将从传统资产管理向数据资产管理转变。

但是需要强调的是,不管古典的科学管理学或X-Y理论,还是现代的社会系统学、系统管理学或权变管理理论,以及数字化时代的管理学革命,对于任何管理逻辑的评判,一定要回到最基本的成本与收益权衡。管理世界里不会存在一成不变的所谓“铁律”,只有根据不断变化的内外部条件,特别是资源要素禀赋相对价格的变动,去寻找到最有效率的资源组织方式,才是最优的管理逻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研究院”(ID:cyberlawrc)

(来源:www.ysjjw.com.cn)

上一篇:内容浪潮下,OTT大屏怎么赢

下一篇:没有了



  • 凡本网注明"来源:智能家居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智能家居网,转载请必须注明智能家居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侵权、版权等问题,请自行联系转载来源媒体;如需撤稿,请将来源媒体的《撤稿函》扫描件发至本网。




  • 寄宿考研网


图说新闻

更多>>
儿童家具质量问题频出,安全和环保隐患成痼疾

儿童家具质量问题频出,安全和环保隐患成痼疾


寄宿考研网
返回首页